没人注意的暴利行业

2月 26, 2021 随想记叙

  朝阳法院2007年1月至2019年12月共审结猥亵儿童案件47件,没人注意的暴利行业2007年为3件,占侵犯公民人身、民主权利案件比例为4.1%,而到了 2019年这个比例升为14.5%。10岁以下儿童受猥亵侵害几率明显较高,占80.9%。其中最小的被害人仅3岁。两成被害人受2次以上侵害。丰台法院 从2009年至2019年,该院共审理28件案件涉及被害人42名,虽然年龄都集中在10-13岁之间,但3-5岁的儿童也多达8名。

  据昌平法院调研,2010年至2019年5月末,该院的21起性侵害儿童案件中,还有强奸案13件。

  “性侵事件的隐蔽性高,迫于社会压力等诸多原因,没人注意的暴利行业很多家长不愿曝光此事,可以说,进入法院和检察院的案件只是一部分。”红枫的专家说道。调查中,仅有42.8%的家长表示,如果孩子遭受性侵会选择报警。18.2%的家长选择带孩子远离现在的朋友圈,不让人知道。

  【调查发现】

  心理老师 性教育在学校“被回避”

  由于不是国家硬性规定课程,学校可选择不开或变相开设此类课程,很不规范,有的学校甚至只是为了应付检查。

  在此次调查中,学生问卷部分首先遭遇尴尬,没人注意的暴利行业多个北京的学校领导认为内容敏感,仅一所学校让15名学生填写了问卷。尽管这所学校领导称,平时已将性教育纳入课堂,但在看到稿问卷后,还是给15名参与调查的六年级学生临时开起了“性教育小灶”。

  “学生问卷稿适合中小学生回答,但没想到还是没法让学校和家长接受。”红枫的专家对此表示遗憾。学生问卷部分经几次修改才被部分家长接受,但问卷仍没能进入学校。

  北京某中学心理老师坦言,目前学校仅在初一和高一开设心理健康课,没人注意的暴利行业因只有两名心理老师,师资不够,而且教授性知识教育,老师还需兼具生物和心理 专业知识。课堂内容也只涉及心理方面的自我认识、人际交往等,哪怕是讲到异性交往,也只是涉及心理部分,会尽量避免“性”的话题。

  早在2009—2010年,北京市教委就委托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性教育研究中心和北京性教育研究会进行《北京市中小学性教育模式初建》的课题项目,编写了《北京市中小学学校性教育大纲(草案)》。至今,北京有20所小学和30所中学成为试点学校。

  但首师大教育学院性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张玫玫指出,事实上在这些试点学校,这些教育都散落在活动课、心理课、安全教育课、班会,家长会上。

  “开设性知识教育课程需社会氛围,也需家庭氛围和学校氛围。”一中学心理老师认为,开设这类课堂很有必要,需进行系统推动,从政府、学校到家庭。但从小没接受过系统教育的家长对这种课会抵触,各级领导大多也很回避性知识教育。

  该老师坦言,由于不是国家硬性规定课程,没人注意的暴利行业学校可选择不开或变相地开设此类课程,很不规范,有的学校甚至只是为了应付检查,发本书让学生回家看。有的学校甚至连书都不发。

  中外比较 中国家庭性教育“含糊”

  Paul告诉刚上幼儿园的兰兰,幼儿园所发生的一切都要回家和爸爸妈妈说。包括陌生人对他们做了什么。

  几乎从孩子刚懂事起,没人注意的暴利行业家住昌平都市芳园小区的韩女士与美国老公Paul就开始了孩子的性教育,教他们如何保护自己。女儿兰兰很小时,就告诉她身体有两个部位别人是不能碰的,Paul说,他从来不给女儿洗澡。

  韩女士说,兰兰不到4岁时,会问一些有关性的问题,比如“自己从哪里来”,“我和老公不会向孩子隐瞒。”

  在父母教育下,兰兰知道男孩和女孩的区别,没人注意的暴利行业也明白在幼儿园一定不能和男孩在一起上厕所。兰兰和弟弟也从来不让陌生人触摸。

  “孩子从下生就没穿过开裆裤,孩子再小,也不能让隐私部位暴露在外,这在美国是不可能的。”Paul说。

  Paul告诉刚上幼儿园的兰兰,幼儿园所发生的一切都要回家和爸爸妈妈说。他们每天都会和女儿聊天,“包括陌生人对他们做了什么。”

  相较于外国人的开放,小编发现,没人注意的暴利行业很多中国家长在性教育方面显得扭捏,哪怕是告诉孩子哪里是隐私部位,提醒与陌生人保持距离等,内容也往往点到为止,或用含糊的词语带过。性教育启蒙也比较晚。

  面对性侵害话题,没人注意的暴利行业调查中不少家长私下表示,也很重视性知识教育,但难以启齿。“你让我怎么跟孩子解释什么是性侵害?”

作者 yingzishequn